请选择您要预订的景区
预订张数: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旅游指南 » 景区介绍 » 视频欣赏 » 正文

尚湖

2011-07-27    admin    查看:3666次
    尚湖的美,难以言传。

    11月上旬,笔者随在江苏省苏州市召开的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2005年年会的百余名与会编辑、记者,来到地处常熟市郊、风景秀丽的尚湖风景区采访。

    按照现代生态学的概念,尚湖是一处超过10平方公里的湿地,其中水域面积达800公顷。在这泓碧水的北面,一座青山——虞山绵延十里。在水网密布、一马平川的长江三角洲平原上,虞山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自然的奇迹。尚湖虞山之间,竹篱农舍错落点缀,细雨濛濛时泛舟尚湖,展现在眼前的,就是一幅巨大的水墨山水画:青山远没,湖水迷离,炊烟袅袅,气象万千。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,痴迷于这尚湖的烟水,留下了无数传世的画作与诗篇。

    在人烟稠密、经济发达的江南腹地,尚湖却稳定地保持着地表二级水的标准,水质之好居江南湖泊之首。而这一片如烟之水的生态效益在于,它显著调节了近在咫尺的千年古城常熟的区域小气候,改善了空气质量,提高了人体舒适度,难怪元代大画家黄公望在湖边搭棚写生,一住数天,最后竟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。

    人与自然的关系,曾经经历过极不和谐的阶段。1968年,为开发一个水利工程,尚湖被抽干湖水。工程完工后,人们干脆在湖床上建了一个农场,垦荒种粮。在那一段信奉“人定胜天”的日子里,人们眼中的美景,不再是迷离的烟水,而是金灿灿的稻田。可是老天偏偏不遂人愿,由于湖床土质硬结,加上大片沼泽不能利用,根本不适宜种植水稻和小麦。在号称年年丰收的常熟,尚湖农场却岁岁歉收。

    大自然的报复还绝不仅仅就此为止。湿润的天气少有了,虫害一年年加剧了,常见的鸟兽绝迹了,果树只开花不结果,虞山上的森林甚至成片死亡。伴随着由尚湖与虞山组成的无边美景的消亡,这一山水依偎的相对稳定的生态系统也被瓦解和破坏。

    经历了狂热与冲动,人们必然走向理性与回归。1985年7月23日,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长江水如万马奔腾急切拥抱已干涸了18年的尚湖千顷湖床。为了尚湖的回归,来自全市城乡的上万志愿者,已经工作了大半年。为还清对大自然的欠债,他们仅靠一根扁担两只簸箕,硬是用肩膀从湖底挑上了125万立方米的泥土。

    尚湖回来了,人们开始为她梳洗打扮。湖畔长堤,有无数的主题树林,共青林、母亲林、中日友好林……每一位普通市民,在义务美化尚湖的同时,也为自己、为子孙留下一份绿色的纪念。古城拆迁中需要挪移的古树名木,也大多移植到此。亭亭如盖的盎然生机连接了曾经割裂的历史,为本就久远的尚湖平添了几分古雅之趣。

    为了保护失而复得的柔和烟水,人们迁走了湖边的10多家工厂和养殖场,严格控制房地产开发和宾馆饭店的建设,把湖边的有限土地建成了极有特色的水上森林和滨湖湿地,隔断污染源向湖泊水面的迁移。在与自然的平等对话中,人们“外师造化,内得心圆”,不再画蛇添足地为湖畔的水滨修驳岸,而是刻意地保持其原生态的面貌,丰水期漫灌蓄洪,水色苍茫;枯水期芳草萋萋,野趣盎然。

    20年苦心经营,20年亲近自然。尚湖终于为善待她的人们绽放笑颜。鸟儿无疑是湿地的主人。如今,在尚湖栖息的候鸟种群达90多种7万多只,其中不乏国家一、二级保护珍禽。在自然界激烈的生存竞争和人类日益压迫的困境中,尚湖无疑为南来北往的鸟儿提供了一处弥足珍贵的生存空间。每年的秋冬季节,当你目睹白鹳在水上森林里闲庭信步地觅食时,你会恍惚进入了明代诗人屈仲霄畅游尚湖的情境中:“船放西湖得得行,棹歌声里晚山青。白鸥知我忘机久,几度相逢自不惊。”

    是的,一切都回来了,诗情、画意,还有那久违了的迷离烟水。充沛的水汽令一切鲜活起来。虞山早春的茶垄在云雾缭绕中早早发芽;宝岩初夏的鲜果在细雨霏霏中姹紫嫣红,书台隆冬的腊梅在天地素洁中暗香浮动。

    青山隐隐,绿水迢迢,天地大美而无言。亚里斯多德说:“自然虽然不说话,可从来不犯错误。”那么,可能犯错的,就是人类了。尚湖烟水的回归,不能成为人们一错再错的借口,因为有些生态的要素一旦失去,就永远不回来了。而自然对人类所作所为的回报,却总是分毫不差。当人们陶醉于烟水空濛的无边美景时,唯愿这真实的水墨丹青不仅仅画在画上,更能够烙印心里。(肖瑞华)